<cite id="f77l5"><video id="f77l5"><thead id="f77l5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f77l5"></menuitem><cite id="f77l5"><span id="f77l5"><var id="f77l5"></var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f77l5"></cite><cite id="f77l5"></cite><cite id="f77l5"></cite>
<cite id="f77l5"><span id="f77l5"><menuitem id="f77l5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f77l5"></var>
<var id="f77l5"></var>
<cite id="f77l5"></cite>

文苑撷英

邵江涵 散文——《槐花香 树荫凉》

作者: 邵江涵     时间: 2021-05-25     点击: 查询中    分享到:

槐花香  树荫凉


儿时的回忆已经淡去,但是记忆里最深刻的,莫过于每年春夏之交时那郁郁葱葱的槐树和空气中传来的幽幽芬芳。

很小的时候,一直觉得母亲非常神奇:每隔几天就会消失,然后,还不等我回过神来,就又突然地出现,笑吟吟地看着我;有时候手上还拿着一咕噜串雪白的,香气扑鼻的花。当时的我,思考地筋疲力竭,最后得出了一个对三岁小朋友来说非常合理的结论:我妈妈可能就像童话书里的花仙子,又像被施了魔法的灰姑娘,到了时间就要藏起来不能被人发现。后来我偷偷问了父亲,父亲的笑声响彻云霄,然后,他带我去了母亲上班的地方,我才知道,妈妈是变电所的值班人员,每隔三天就轮到她要值24小时的班。在她消失的时间里,并没有童话般的神奇经历,她只是在一个个高高的变电柜中间来回穿梭,观测着每个小区的高压、低压、和电流负荷。

后来,我就上了学,小学初中的学校离母亲上班的地方很近。母亲工作的变电所是一栋小房子,掩映在层层叠叠的槐树枝中。暑假的时候我偶尔会来看她,她一直都是忙忙碌碌地样子,穿梭在一个个高高低低的变电柜中。而我则是坐在槐树荫下的台阶上,有时候写作业,有时候看书,更多的时候则是听着树叶里藏着的小鸟的鸣叫,发呆看着天空。阳光透过树叶,在地上洒下的点点金斑,勾勒出我假期的痕迹。

我发现人生真的很奇妙,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的年纪增长和离家的距离都是一个倒U型的曲线。18岁的我,跨过了黄河长江,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。这个城市,樱花、桂花居多,槐树却少见。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偶尔抬头,望见的却也不再是层层叠叠的槐树枝,而是香樟树的叶子了。

毕业之后,我没有回家工作,而是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,黄陵。工作的体验是和上学时截然不同的,学校里只用关注自己接受了多少知识,而工作却是要输出成果。在办公室姐姐们的教导下,我慢慢地适应了工作的节奏。只是偶尔也不可避免会有些迷茫,为什么会选择离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直到有一天,在上班的路上,我突然听到了蝉鸣,抬头看时,发现平时一直没有注意到的,上班必经的路途两旁,种的竟然是槐树。

这槐树虽然没有开出记忆里那样芬芳的花朵,但是掩映在层层叠叠树叶中的小小的白色花串也是分外惹人爱怜。在阳光下,我仿佛又看到了母亲的微笑。

可能人生的路途就是这样,不断地离开,回归,但是永远没有办法抵达最初的原点。被赋予了生命的我们,走上的是一条不断追求自我意志实现的漫漫长路。不论是学习还是工作,都是不计其数前辈、同胞挥洒汗水,才浇灌出了现如今我们可以自由选择的权利。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现在的我,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母亲会那么努力地值班、工作。人的价值体现于为社会创造了多少贡献,作为学生的我们,被社会赠与了太多太多;那么,工作之后,就更要怀着感恩的心,回馈社会。

我会更加认真,更加勤奋地,在这槐树成荫的大道上,走出我自己的路。


(运销集团  邵江涵)

上一篇:高泽申 散文——《森林里的咖啡屋》 下一篇:李永刚 诗歌——《痛悼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》
天天做天天拍天天夜 天天摸天天碰天天添 天天色天天爱 天天射综合网